高速卷帘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高速卷帘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谷歌患上微软综合症产品集成管理埋隐患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8:15:55 阅读: 来源:高速卷帘门厂家

媒体公司Wetpain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罗维兹撰文指出,谷歌早期以对产品进行分散化管理而闻名,Gmail和谷歌地图即诞生于那段岁月。但是,现在它却将越来越多的新产品集成到搜索引擎中,此举颇有些重蹈微软覆辙的风险。以下为其所撰全文:

从建立之初,谷歌就决定不只做搜索业务。谷歌的业务结构有不少可取之处,其中最了不起的一个是其分散化管理:经过深思熟虑,谷歌决定放弃协同作业,放权给各产品小组,使其拥有充分的思考和行动的自由;正是本着这种管理理念,无论在产品变化还是产品创新上它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在谷歌,不仅各产品小组定位清晰,而且公司重视并鼓励新颖独特的思维方式,并因此开发出了Gmail、谷歌应用(Google Apps)、和谷歌地图(Google Maps)等杰出的产品。即使用户开始并不认同各大公司鼓吹的协同作业的价值,他们却由衷地喜爱这些谷歌产品。

但是,谷歌高层却日渐无法抵御强烈的诱惑,而将产新品开发纳入庞大的“协同”共同体中。按理说,将新产品集成到现有产品中,可以充分利用现成的用户群和产品现有营销计划,对新产品来说这些优势不言而喻,更不用说,这么做还相应增强了“战略”和“平台”价值,实际上就意味着锁定了客户。

我理解这种做法的魅力所在,而且原则上说也合情合理。但是,谷歌改变管理模式的趋势令人担忧,原因在于此举牺牲的恰是谷歌最了不起的精髓所在:专注于以尽可能简单的产品满足用户需求。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谷歌产品正以附加功能包的形式,被整合到大型产品中。

这种做法的弊端在于:新产品从一开始就始终生存在核心产品的影响之下,有时这种影响并不恰当;有些新产品原本可以成为绝佳的的独立产品,最终却在集成模式下却被淹没了。因此,在如今的谷歌,原本杰出的思想最终产生结果往往只能算的上差强人意。如果延续这种削弱新产品的做法,谷歌的创新将难以为继,谷歌在新兴的社交网络领域取得成功的难度也将日益增大。

这方面的一个经典案例是Google Buzz:它从诞生之初就没有满足互联网用户的实际需求。MG· 西格勒在科技博客TechCrunch上撰文称:“Google Buzz跟Gmail同根生,恰是这种方式令人感到不舒服。”我母亲教导我,对于拥有高级学位的人要有崇敬之心,因此,眼见得无数谷歌博士们将Buzz集成到Gmail中而错失良机,我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了。谷歌忘了多数在线的的人其实根本不会保持Gmail的登录状态,这虽然听起来有些遗憾,但却完全属实。既然多数人并不时时在线,那Buzz的价值也随之一落千丈。因此,它非但没有成为了不起的、定位明确的社交产品,反而成为附加在Gmail上的一个目的不明且颇具争议的特性而已。

随着谷歌正式推出Google+项目,这类产品集成、协同、以及既有用户群优势等问题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突出。

仅仅依托谷歌搜索产品,Google+无法取得成功。无论它能引得多少用户趋之若鹜,到头来仍会像Buzz和SearchWikis等谷歌搜索的其它特性一样胎死腹中。谷歌首款新社交产品发布仅一个月,据报道就已经有2,000多万注册用户,因而很容易被认为已经是个成功的开始。但是,几乎所有用户之所以选择使用该产品,原因都在于他们本身已经是谷歌的用户,而不是因为借助Google+,他们可以利用朋友网络中的内容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尽管发挥现有业务和搜索用户群的优势看似明智,但这种优势转移战略带来的结果将极为有限。为了争夺迅猛增长的消费者在线注意力,眼下一场社交网络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。企图将用户的搜索体验延伸到社交领域的做法既不会有助于在Facebook即将发起的反击中捍卫谷歌已经取得的地位,亦不会为谷歌捕获各种新机会。因此,“发挥并增强核心产品优势”的战略虽然执行起来很容易,而且初期效果显著,但着实短视。

谷歌的这种模式并不新鲜,过去10年中,我在家乡西雅图,还曾在微软(Microsoft)王国中亲身体验过。虽然我在微软的朋友们供职于不同的部门,但他们知道自己每周都能按时领取薪水,而这均得益于Windows和Office产品的巨大销量。无论他们开发的是什么产品,无论是机顶盒还是手机操作系统,所有目标都必须让位于刺激Windows和Office销量这一需求。在微软的各类会议上,10几名与会者的唯一目标就是将自己的产品最大程度地成到Windows 和Office中。如今这已经是无人不晓的事实。Office Web Apps和Windows Live SkyDrive等杰出的产品非但没能独立销售,反而注定要成为那些赚钱的核心品牌的影子,也就是马特·罗索夫最近所言的“战略税收”的牺牲品。

随着谷歌日渐成熟壮大,它是否愈来愈像微软了?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正是由于微软彼时专注于协同,从而给谷歌和苹果(Apple)等后来者留下了巨大的可乘之机,并进而独占了应用、音乐和设备等领域。微软这一失败综合症尤其令人不解,因为很明显,它当时拥有足够的人才和经验,能更快更好地在这些领域有所建树,除非如果甘愿脱离于时代。

如果谷歌不重新解放自己,与外部现实世界展开竞争,很快它便会发现,自己已心甘情愿地成了微软综合症的牺牲品。很长时间内,其业务可能依然庞大无比,但是从战略上看,却没有出路可言;另一方面,它也可能发现自己正与下一波互联网洪流社交失之交臂。

谷歌需要做的是绝不仅仅是提供一套搜索引擎的附属产品,相反,现在它恰恰需要发挥宽广、深远、且分散的创新性,利用新兴的社交网络来满足人们的潜在需求。谷歌需要确保,与之前的谷歌应用、谷歌搜索、Gmail、以及谷歌地图一样,Google+项目也是个完整的、独立的产品,有能力在开放的网络上与其他产品展开竞争,并开创出一片新天地。Facebook在社交领域占有绝对优势,这点固然不假,但只要谷歌迅速采取行动,避免重蹈微软覆辙,它在这一领域仍然有机会。

VPN加速器

翻牆到大陸vpn

回国看视频软件

看优酷vpn